現代家長都對子女呵護備至,為了給孩子最好的教育環境,早在孩子未學行前,大抵已作了多重為孩子將來入學準備的精密部署:學校環境視察、搜集各區學校資料、與各媽媽討論交流資訊等等…誓要給孩子最合適的幼兒教育。最近北區小一學額告急,面對超額雙非兒童的湧入,上水區小一學位供不應求,在學額嚴重短缺下,幼稚園、小學及本地家庭委實承受不少壓力…

不少學童要跨境上學

今年10月,調查指跨境學童較往年增加3成,北區小學的小一學額因此供不應求,尤以上水區情況較嚴峻,平均4學生爭奪1小一學位,自9月開始已有不少學生被迫申請鄰區學校小一學位,由上水到沙田跨區上學。

環顧我城,也許不只北區媽媽感頭痛,子女小一入學的事從以前的理所當然覓得好學校變成今日大部分媽媽的憂慮。位於九龍的鮮魚行學校於2004年停止錄取小一學生事件、3年間到殺校、到重辦以至自行收生私營小一班、於今年10月推行德育及國民教育科…

不少家長希望政府可以增加學額

一河之隔的便利,從深圳到北區的跨境學童快快樂樂升上小一,面對內地媽媽年復年拖著他們的孩子湧入我城分享小一學位,我們只好被迫自己的孩子成為跨區學童,從北區走到沙田。下班後在小學門口通宵排隊等候申請表的媽媽們,或即使白天在校門外等上4個小時也毫不怨歎,只是心裡壓根兒個有共同的、簡單的寄望:政府推出長遠教育計劃,在需求特高的各區增加學校、在既有學校中增加學額、復辦被迫殺校的小學等等有建設性的直接措施,分擔一下社會上已為父母的擔子,緩和緊張的幼童學額、切身理解本地家庭的所需,減緩城內愈發緊張的兩岸矛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