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宇供求失衡從來是本港最沸騰的現象之一。基層市民猶如熱水中的氣泡,水中的氣泡不斷由下往上升,公屋住戶欲申請綠表「上車」;居屋住戶欲購置私人樓宇享受樂業安居;以中產市場為目標的豪宅樓價也一直上升,形成樓價沸騰。政府一直在樓市調控上採取各方政策,日前推出海外買家印花稅(BSD)及增加額外印花稅(SSD)稅率、延長限制時間,旨在打擊樓價,增加非實用買家的炒賣成本,以緩和樓市升溫。

樓價日益上升,物價上升成為連帶關係,可是市民收入沒有隨著比例而增加,置業安居彷彿漸漸成了不可觸及的夢想。政府新增海外買家印花稅及增加 15% 額外印花稅之初,即時令市場新盤少了兩大非本地投資者及非實用買家的客源,新政無疑可減低一撮炒賣樓宇的投資者的意欲,在一定程度上可打擊非實用買家,然此舉亦可能同時增加欲置業自住的市民的負擔和壓力,變相增加本地真正自住用家的成本。

每當政府推出樓控新政策時,樓市成交量會冷卻一段時間。如兩年前的買家印花稅,在推出之時樓市成交量驟然減緩,投資者目見政府在長遠市場供應量上並無太大政策改變,因此投資市場在降溫一段時間後又回復熾熱。今年年尾推出的海外買家印花稅或許對私人樓宇影響較大,投資者重視的大抵是樓市供應量對樓價的影響,而此政是否可令熾熱樓價降溫,實在有待觀望。海外買家印花稅的設立無疑是針對非本地買家,抵制炒風,然同時又可能忽略一群投資自住的海外真正用家,影響香港自由經濟的地位。新政策利弊委實見仁見智,也許政府著重增加土地供應、緩和樓市價格至達到各階層都能負擔得起的樓價水平,方是長遠之本。

文:YONNIE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