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地好!我個名叫Maggie,我係一隻雌性嘅混種比格犬,於2007年4月2日在香港出世,而家已經四歲九個月大了,係現役漁農自然護理署檢疫偵緝犬分組嘅成員之一﹔我嘅領犬員係一級農林督察李文聰先生,我平時都叫佢Benson,我同佢於2009年10月正式成為一支偵緝犬隊伍,我同領犬員嘅關係可以話密切又微妙,我地合作無間並且互相信賴,我當佢係老豆咁架!

我地偵緝犬嘅工作主要於全港多個入境口岸執勤,負責嗅查出收藏在入境旅客的行李、車輛、寄港郵件內走私檢疫物品,例如活生動物如哺乳類動物、雀鳥、爬蟲類及動物產品等,致力打擊走私動物活動及防止外地動物疾病傳入,從而保障本港市民嘅健康,係咪好偉大呢!奉政府籲:除事先獲得本署簽發的特別許可證,否則不得把任何動物輸入本港(不論是進口或轉口)。因此,各界好友,記得千萬不要以身犯險,未事先向漁護署查詢清楚而從外地買下任何活生動物並安排帶返香港,否則到時,我一定將你繩之以法。

在漁護署檢疫偵緝犬分組的總部,每日早上,我地先會在草地散步,等我可以同其他偵緝犬同事有適當的社交和運動。跟住,我嘅領犬員會親自替我進行簡單的身體檢查及梳理,以確保我以最佳狀態前往各口岸完成一天的緝私工作。另外,佢朝朝都會同我傾計唱歌,更會同我按摩呢!真係好體貼架。

其實我未加入檢疫偵緝犬分組之前,係有個女主人飼養我架,佢個名叫高高。但係唔知咩原因,於2007年大除夕的一日,即係12月31日星期一早上,當時我只得8個多月大,我仲記得那天天氣好凍,高高神色凝重地帶我去左漁護署嘅九龍動物管理中心,之後,我望住高高嘅背影漸漸離我遠去,我強忍著淚水並嘗試奔向她,但漁護署嘅同事已經將我關進了一間狗房。跟住我就留底左係動物管理中心,永遠再見唔到佢了。

我在九龍動物管理中心只住了約個半月多的時間,漁護署嘅同事都對我很好很照顧我,我都住得好舒服好健康,食又食得飽,佢地仲笑我係全狗房最為食的呢!而且在那兒,我仲認識左好多要好嘅狗朋友,不過已經多年無再見面了,我都有些掛住佢地。到了2008年1月16日,一個清朗的星期三早上,我被愛護動物協會的人員領走了,在那兒卻又住了約一個月的時間,我幸運地被當時負責檢疫偵緝犬計劃嘅漁護署白諾文獸醫挑選加入檢疫偵緝犬分組,於是在2008年情人節之後嘅2月15日星期五,我就開始居留係一間全新裝修,設備完善嘅豪宅 — 檢疫偵緝犬分組的總部了。

當時雖然加入了檢疫偵緝犬分組,但是我仍然經常鬱鬱不歡,內心很空虛,因為我的另一半一直沒有出現,我係指我嘅領犬員!後來,Benson以義工的身份不時來探我,同我玩,幫我沖涼和梳毛,漸漸地我和他建立起友誼來了,關係也親密了,我不知不覺地已經喜歡上了他。望穿秋水,終於到了2009年10月,Benson加盟了檢疫偵緝犬分組,我們一同受訓,培養出合作的默契,經過嚴格的考核,我們成為了拍擋,正式畢業成為了檢疫偵緝犬分組的一支小隊服役至今。

回想起來,我真係發夢都無諗過,我竟然由家犬被遺棄,及後再被收養成為政府工作犬,擔當一份有使命感、有意義並富有挑戰性嘅工作,我內心充滿著無限感恩和喜悅,我更珍惜此刻我與Benson一起時的歡樂及所有幸福的片段。但願我和佢可以永遠一起生活,在工作上盡忠職守,佢在我生命中唔單只係我嘅工作伙伴,佢仲係我嘅主人,我嘅老豆,我深深感受到他時刻保護我,並且絕不會捨我而去。

(資料由漁農自然護理署提供)